织梦仙倌

追星一族,纯粹颜狗

天柱之刑(六中)

•设定面面和沈巍走散,面面遇到贼酋,沈巍遇到昆仑

•忽然发现大纲里有bug,修改了一下,时间较长,还有人看吗

•第一次写文,小学生文笔,轻喷

•虐面面预警

•排雷完毕,如有不适,尽快离开

没有不适?

GO~ GO~ GO~

“首领,听说那小子长的过人,您为什么没有……”

“他可是鬼王,只是异能还没开发出来,等到异能开发出的那天再…,哈哈哈,统一大业指日可待啊”

“那让他去执行这……是不是不太好啊?”

“放心,那小子自爱得紧。都那样儿了也没看到他出卖色相,可见聪慧。”

“他可是鬼王,如果等他异能出来,我们还能把他制服吗?”

“这可要问问他那个‘救命恩人’了,哈哈哈哈”

“呵呵呵呵呵”

首领听着身边手下的赔笑,思绪却飘到了几年前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那小子姿色如何?”

“长的极为水灵。”

“是吗?那明天可要好好尝尝了,哈哈哈”

“首领,那小子似乎是个还没有开发异能的鬼王,若等他开发异能后享用,统一天下指日可待啊”

“他毕竟是鬼王,若异能爆发,恐怕不好控制。”

“那小子对我没什么防备,只是今天不小心说漏了;不过只要您表现的和善,以那小子单纯的性子一定会放下戒备。然后,再寻个理由,例如……勾引有夫之妇。让寨子里的人孤立他,到时我再偷偷给他送吃的,他自会感激涕零地吃完,只是我近日得了一种药,可以控制异能只是觉醒,却不能使用,除非……”

“别卖关子,快说!”

“除非他能脱胎换骨。”那人和善的面孔带着人畜无害的弧度,只是没来由的后背发凉……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好了,你先下去吧”

“是”说罢弯腰后退直到出去才转过身子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另外一个寨子的寨主刚好要宴请我们两家一起聚会,你和我一起去吧,好好表现”

“是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今天令尊怎么没来啊?”

“家父身体抱恙,不便出行,让我来代替他出席。”

“那等令尊大好时,可要请他到我那里畅饮了”

“自然自然,这位是……”

“哦,这是我义弟,如何?”

“天人之姿”

“不如许配给你,如何?”

“却之不恭”

“那挑个良辰吉日,送到你寨子里”

“好好好”

“老板,两家寨主都到了”

“是嘛,请”那人看起来甚是猥琐,边说边摸着腿上美人的**

“是”这人说话和木头梆子似的硬。

酒桌上自然是互吹互捧,推杯换盏

“今日多有叨扰,告辞”又是一番客套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‘这里的人只好女色,且手下均被头目控制,倒是个好去处。’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夜尊,你该准备歌舞了,等那庄主来了可要好好表现啊~争取当个压寨夫人~”

充耳皆是哄笑戏谑声

“夜尊自当尽力”说着行了一个标准的绅士礼。

“无聊”

“木头疙瘩一个”

“呸,下贱坯子”

说着就散去了

夜尊准备的是一段剑舞,是他偷学的剑法,却始终不得要领,只能当平常的舞蹈了

夜尊摘下面具,打理好头发,着一身白色舞衣来到众人面前

“噼里,啪啦”

然后是一片死寂

直到音乐响起的时候众人才像魂魄归位似的移过眼神。

公子翩翩,人未酌而酒酣;

衣袂飘飘,君未拨而心乱。

“这是我寨子里的男侍,高兄可还欢喜?”

“欢喜,欢喜得紧。哈哈哈,路兄,你我可结百年之好啊,哈哈哈”

“那自然是好的,哈哈哈”

宴席结束,夜尊便和老寨主回了高老庄。

郝淳本知道这件事以后便上门理论,路非仁推说是公公想看儿媳妇,过两日自然完婚,郝淳本信以为真,回家等候。过两日却听到夜尊被高星吟占为己有的消息。

悄悄去见夜尊,夜尊大骂高星吟狠毒,将一身伤痕暴露给他看,郝淳本果然心疼地抱住了他,此时高星吟刚好回来看到这一幕,对郝淳本喊打喊杀。父子关系从此破裂。

只是,夜尊所图怎会如此简单呢。拭目以待吧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看着那么多喜欢,再拖下去都不好意思了,你们的喜欢真的是我写文最大的动力

天柱之刑(六上)

•设定面面和沈巍走散,面面遇到贼酋,沈巍遇到昆仑

•我胡汉三回来更新啦!

•第一次写文,小学生文笔,轻喷

•虐面面预警

•排雷完毕,如有不适,尽快离开

没有不适?

GO~ GO~ GO~

鬼面紧紧的抱住自己,用手在胳膊上来回摩擦,看起来效果并不好。

“咳咳咳咳咳”

他不知道这已经是第几顿没吃了

感到了胃里的叫嚣,两只手按住,死死地扣住,仿佛这样就可以阻止抽搐一般

又感觉好热,五脏俱焚的热

大概是要死了吧

也是,好久没吃饭了,又受了那么重的伤,不死才是命硬吧。

哥哥在就好了,就不会这么难受了。

哥哥……

你真的抛弃我了吗?

哥哥,我知道我很累赘

“对不起,对不起,你回来好不好,好饿,好冷”声调仿若下一秒就可以哭出来

哥哥,你大约是真的嫌弃我了吧,毕竟海星被撞之后草药那么难采

哥哥,你为什么那次出去之后就再没回来呢?

想着小时候的美好过往,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

“哥!”

‘想不到我还能醒过来’自嘲一笑。

“夜尊!过来干活了,别想着偷懒吃白饭”

“还喊哥,你哥早就抛弃你了,什么都做不好,难怪你哥不要你了,要我我早就扔了你了。”

“呸!被亲哥哥抛弃的废物!”

“我不是!!”“我哥没有抛弃我、我哥他不会不要我的!!”

“哎呦喂,敢和我横了是吧!”那人眼睛在到处搜寻趁手的东西。

“我们好心好意的”“供你吃”“供你住”“呸”“白眼狼”

鬼面已经很久没吃饭了,嗓子好像发炎了,充血似的疼,连挨打想喊出来都是奢望,反而拉扯着嗓子,伤上加伤。

心底一个声音在叫嚣着‘都怪嵬,都怪嵬,如果不是他走了,你根本不会被人欺负。’

脑中有一个蛊惑般的声音响起“以后,我来保护你,和你一起来承受这些,好不好?”

“好”

鬼面抬起头,不,这时,真的应该叫夜尊了。

“杀了这些人,怎么样”夜尊的薄唇勾勒出一抹邪笑。

“放开我!放开我!首领,我有一个好主意,助您夺取一个寨子。”

“哦,你倒是说说。”

“听闻隔壁山寨是一对父子,那我们就用美人计加离间计。派出一貌美女子,先宴请大当家的,再让那女子偶遇二当家的,使他们父子离心离德,寨子自然不攻而破。”

“哈哈哈,鬼点子不少,不过那一对父子并不是亲生,且均好男色。”

夜尊身子一颤

首领眼睛一眯“计谋既然是你想出来的,那就你去吧”

“是”

‘我怎么会做没把握的事呢,这副皮相,也该派上用场了’

天柱之刑(五)

•设定面面和沈巍走散,面面遇到贼酋,沈巍遇到昆仑

•这章有夹杂着玻璃碴的小甜饼

•第一次写文,小学生文笔,轻喷

•虐面面预警

•排雷完毕,如有不适,尽快离开

没有不适?

GO~ GO~ GO~

“首领,人到了。”

“嗯”那人摆摆手

手下身子微微弯着,倒退着回到自己的位置,双手交叉端于身前,一套动作行云流水,只是一双眼睛却总是木着的。

“你叫什么?”

“我叫”

“我不喜欢,不如不生”一道声音突然在脑中炸裂,在耳边想起

“夜尊,我叫夜尊。”

“哈哈哈,夜尊,好个霸气的名字”

“呵呵呵呵”鬼面小心翼翼的陪着笑

“咳咳咳咳”突然胃里一阵抽搐,控制不住的咳嗽冲破喉咙

“这位小兄弟怕是身子骨不好?”

“娘胎里带出来的,老毛病了。”

“既然如此,你就做一点轻松的活计吧。”

‘难不成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?’鬼面心里泛起了嘀咕。

日子就这么安静了一段时间

“一定是这小子勾引我这婆娘的,这小子一天到晚带着面具,什么活都不做,肯定是小白脸一个。”

“真是没想到,二柱娘这样的人竟然也会去勾搭野男人。”

“我看啊,一个巴掌拍不响。”

“夜尊,你说是怎么回事”

“我不知道,我就是睡了一觉,我不知道她的书信怎么会在我这里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我婆娘勾引你了?哈哈哈,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,就你这副弱鸡样,谁会看上你?活该被自己的亲哥哥抛弃!”

“他是被人抛弃的啊?”

“是啊,不然怎么到的咱们寨子呢。”

“不是的,不是的,我哥哥没有抛弃我,他一定还在找我,一定是这样的,他还在找我!!!不许你们胡说!”

“我偏偏就要说!”那人睨了他一眼“大家快来看啊,这个被亲哥哥抛弃的废物勾引别人家的婆娘!”

“既然你想要给自己戴绿帽子也是没办法的事,旁人也不好说什么。”夜尊摊手微微摇头

“见过捡钱的,还第一次见捡这绿帽子的,当真稀罕,哈哈哈”

“你……小白脸”说着一拳就出去了,面具应声而落。

“嘶”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

“太好看了吧”

鬼面弯下身子去找面具,双手颤抖的厉害,捡了好几次都没有捡到

“早就听说过他生的水灵,这哪里是水灵,简直就是倾国倾城啊”

“可惜了,这么好的一副皮囊,内地里竟是这么一个人”

“看他这模样,这谁勾搭谁还不知道呢~”

“让你勾搭我婆娘,让你勾搭我婆娘”那人边踹着鬼面边骂

“呸,看一眼都嫌脏”

“首领,我们要不要管管。”

“不必了,随他们吧。”眼里精光一闪

“夜尊!拉磨了!”

“啪”“别想着偷懒,勾搭有夫之妇的贱骨头”

“夜尊!过来拉犁了!”

“怎么又走偏了!你故意的吧!”

“啪!啪!啪!啪!”

“我没有,我真的没有”

“啪!啪!”

“啊!”

“叫什么叫,呸”话音刚落一脚把鬼面踹了过去

“咳咳咳咳”

“要咳去哪边咳,晦气”

“今天的工钱……”

“活计做成这样,还敢要东西吃!”

“好了好了,跟他生什么气啊,气坏了身子多不值得啊。消消火”

“夜尊!……”

“夜尊!……”

‘哥,你在哪啊,我好想你。’鬼面蜷缩着自己,闭着眼睛

“弟弟?”

“哥”鬼面虚弱的笑了

‘我还能幻听到哥哥的声音,真好’

“你怎么成了这副样子?”

“哥”鬼面突然掉下眼泪,噼里啪啦的,收都收不住,“他们对我不好,他们打我,还不给我吃的。哥,我好累,你能抱抱我吗?就像小时候那样。”

沈巍走上前去在后面把鬼面环住,把人靠在自己身上。

“哥,这个幻觉好真实啊,我差点以为是真的你来了。”“呵,怎么可能呢,我做了你最讨厌的那种人啊”“哥,不要讨厌我好不好~”

“哥怎么会讨厌你呢,我的弟弟啊,是天底下最善良最好看的人啊”

“哥你身上好暖啊,我好想睡啊,让我睡一会儿好不好”

“好,你睡吧”

“那你唱歌给我听吧”

“好”“芦苇高,芦苇长,芦花似雪雪茫茫。芦苇最知风儿暴,芦苇最知雨儿狂。芦苇高,芦苇长,芦苇荡里捉迷藏。”

看着怀里猫儿似的弟弟,沈巍心里说不出的难受,他不是首领吗?怎么会是这样,怎么会是这样呢。默默的用能量修复他伤痕,连自愈的本能都消失了,究竟是受了多少苦啊,沈巍的心像是被人揪着一样,生疼生疼的。

“这梦真好”凑近嘴边才听到怀中的人嘀咕的是什么

揉了揉弟弟乌黑的头发,轻轻的拍着弟弟的身子,沈巍的身体一点点透明,直至快消失的时候才依依不舍的把弟弟放到了一旁,消失了。

“哥?哥!”‘呵,果然是梦啊。’

万年后,M国

“哥,哥,你先放开我再说话,快被你勒死啦。”

“对不起,是哥不好,让你受苦了。”

“知道了知道了,肉麻死了。”

“夜尊你装个屁啊,脸都红成猴屁股了。”

“哎呀,这不是我的小云澜嘛~”

“夜尊你够了,我可是你……”

“嫂子好!”

‘这样,挺好的’

‘这样,挺好的’

‘这样,挺好的’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小甜饼到,请查收

赵局,反攻是不可能的😏

天柱之刑(四)

•设定面面和沈巍走散,面面遇到贼酋,沈巍遇到昆仑

•大纲终于确定为he了😂

•第一次写文,小学生文笔,轻喷

•虐面面预警

•排雷完毕,如有不适,尽快离开

没有不适?

GO~ GO~ GO~

鬼面靠着墙晕了过去,嘴唇苍白

一道影子落在了鬼面身上

“首领,如今寨子刚刚发展,把他带回去,或许有帮助”一个面容清秀的男子谄媚的说道

“带回去吧”那贼酋面露猥琐

‘我在哪儿’身上干净舒爽的衣服,可以果腹的饭菜还有暖暖的炭盆,让鬼面觉得自己似乎来到了仙境。

“你醒啦,这里是我们寨子,你先吃吧”

鬼面看着那和善的面容和热腾腾的饭菜,犹犹豫豫的开始吃了,刚开始还是试探着,吃的小心翼翼,生怕被嫌弃吃的多了,就又被抛弃了

“小兄弟,再添点饭吧”鬼面的眼泪在面具下面流了下来。

“诶,怎么哭了啊?”

“除了我哥哥,还没有人对我这么好呢”

“你哥哥呢?怎么没和你一起啊?”

“我睡醒起来,哥哥就不见了。”

“抱歉啊”

“没事”鬼面勾唇一笑,似是嘲讽。

“你能不能把面具拿下来啊?这样看着,好别扭啊”

“…当然”说着便把面具取了下来

那人抽了一口气,又仿佛看呆了一般一动不动

“那个,你肯定累了吧,你先休息吧,我就不打扰你了。呵呵呵呵”说着便收拾好碗筷出去了。

“诶,我跟你说啊,那个新来的,长的那叫一个水灵,要是我能尝一尝那味道,就是让我立马死了也愿意。”

“你就想想吧,谁不知道长的水灵的少年都是给首领的。”

“可惜了可惜了。”

出来解手的鬼面愣在了那里,话说到这份儿上,傻子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

“呵,呵,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”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一样,鬼面不停的笑着,笑得眼泪都出来了。

鬼面突然抬头,纯净的眸子里多了一点复杂,冲到厨房,拿起刀便冲着自己的脸划去,感觉不到疼似的一刀一刀划着,那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,鬼面像失去知觉似的全然不理长出新肉的酥痒,自虐般的在刚愈合的伤口上划着。

划过的脸经过愈合似乎更加光彩照人了。

不知划了多少下,鬼面陡然无力地放下了刀,一步一拐的走到了自己的房间,强迫自己睡下了。

一夜无梦

“小兄弟,首领叫你呢”

“哎~这就来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这两章不说夜尊了,先把鬼面交代完

天柱之刑(三)

•设定面面和沈巍走散,面面遇到贼酋,沈巍遇到昆仑

•面面在天柱之中的一万年是怎么样的呢

•第一次写文,小学生文笔,轻喷

•虐面面预警

•排雷完毕,如有不适,尽快离开

没有不适?

GO~ GO~ GO~

“嗖”“啪”“呵~e~咳mu~”

一条红痕从肩膀经过锁骨一直到腹肌

夜尊咬紧牙关依旧不可避免的闷哼出声

“别打了,都出红痕了”

“一条红凛子,死不了人”

夜尊只是感觉疼,这一鞭,仿佛抽在了骨头上,又像顿刀子在割肉,连着耳朵里都嗡嗡直响

“这镇魂鞭打到身上,伤在里面,更何况镇魂鞭对黑能量体有抑制作用,再打下去,就离死不远了”

“我说长生晷,你是不是最近换命太多了,婆婆妈妈的,这天柱本就是给我们消磨戾气的,打个人都不行还怎么玩?!”

“哈哈哈,好好的逗个趣儿,你们怎的自己吵起嘴了~”

“好了,都别吵了,那边的小废物还等着咱们呢~”

“咳咳咳咳”夜尊为了降低存在感而忍着半天的咳嗽在听到这句话时彻底破功了。

“呦,这么弱可就不好玩了”

破空声再次响起,夜尊不可抑制的战栗一下,闭上眼睛等待即将落到身上的一鞭。

“嗖啪” 利落的一声,鞭痕完美叠加在红痕上,红肿红肿的,仿佛一碰就会滴出血来

没有任何喘息的机会,第二鞭毫不留情地抽了下去,锁骨处几滴血珠迸了出来,看起来妖娆又禁欲

接下来的鞭子看起来仁慈了不少,控制力道的躲过了打过的地方,直到夜尊的前身没有一处不是红肿的

夜尊习惯这种模式一般的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了

一条鞭子猛然竖着抽了下来,鞭子所过之处无不出血,夜尊没有想到有这一下,猛然抬头,呕出几股血,便头一垂,晕了过去。

“啧啧啧,都说了这么弱不好玩,怎么办,好不容易来了个活人,可别死了”

“不会”

夜尊是被疼醒的,感到嘴上浓烈的咸味傻子都知道是什么情况了

浓盐水顺着细碎的伤口进入身体,除了疼,撕心裂肺的疼,恨不得自毁元神的疼,找不到更合适形容了。

“好了好了,别玩坏了,细水长流啊。诶!你们看,鬼面晕了。”夜尊应声而倒。

“不必叫了,叫了也醒不了。”

昏迷的夜尊眉头紧锁,面色苍白,脸颊的汗水顺着下巴滴下来,落到身前,引得昏迷的人儿一阵瑟缩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么虐可以不🤔面面~姐姐是爱你的~

天柱之刑(二)

•设定面面和沈巍走散,面面遇到贼酋,沈巍遇到昆仑

•面面在天柱之中的一万年是怎么样的呢

•第一次写文,小学生文笔,轻喷

•虐面面预警

•排雷完毕,如有不适,尽快离开

没有不适?

GO~ GO~ GO~

漆黑的环境中,蹦出一片光亮,影片似的东西缓缓播放

是一群幽畜在追一个白衣少年,眉眼间似乎是少年时的夜尊,毕竟当时嵬,哦不,是沈巍,正跟在昆仑身边呢

其实说是夜尊也是不准确的,没入贼窝时他还叫鬼面呢

少年带着面具,挡住了大半边脸,却不经意间在眼里流露恐惧之色

平时他是绝对不会招惹幽畜的,只是今天实在是太饿了,秋天还好有野果果腹,不至于饿着,只是从前面面从未为食物发过愁,也不晓得在冬天来临之前存些食物,在一次上吐下泻之后,也不敢再吃坏掉的野果了

饥寒交迫实在难挨,才会想出去砸冰捕鱼,只是没想到声响惊动了幽畜

以前哥哥在的时候,从不会让他置身险境的

想起哥哥,鬼面心里抑制不住的觉得委屈

明明自己只是睡了一会儿,怎么哥哥就不见了呢

身后的幽畜却让他没心思再委屈一下,只能拼命的跑

突然感觉自己穿过了什么,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看,

“景色不同了”一句几不可闻的呢喃罢了

再回头看着眼前的景色依旧截然不同

‘怎么会这样呢,不管了,逃脱了幽畜是好事’鬼面松了一口气

拖着疲惫的身体,鬼面很想不管不顾地坐下来一动不动

“面面,剧烈运动之后不能坐着,要慢慢地走一走”

想起哥哥的叮嘱,鬼面拖着疲惫的身体缓缓地向前走着

一步一印,一深一浅,漫无目的的幽灵似的走着

“走了、很久了吧”

“呼~~大概是够了”声音很低,自说自话而已

鬼面软软的靠在墙边坐下

“咳、咳咳”胃里一抽一抽的难受,大概是饿得久了,咳的仿佛要把胃吐出来一样

影片中的鬼面又冷又饿,影片外的夜尊似乎可以感受到当时的饥寒和无力,也在闷声咳嗽,只是看起来效果并不好,越咳越想咳了,干脆憋住了

声音暴躁的那人被他咳的心烦,一片虚无中出现一条鞭子,赫然是镇魂鞭的翻版,没有任何预兆的打了下去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评论区找我玩哈~

天柱之刑(一)

•设定面面和哥哥走散,面面遇到贼酋,哥哥遇到昆仑

•面面在天柱之中的一万年是怎么样的呢,有一个脑洞,就写了

•第一次写文,小学生文笔,轻喷

•虐面面预警

•排雷完毕,如有不适,尽快离开

没有不适?

GO~ GO~ GO~

“哥哥,你为什么又放开我”夜尊瞪着眼睛,青筋爆起,眼里满是不可思议

随之而来的便是一阵眩晕,夜尊仿若自暴自弃般的闭上眼睛

“这是哪儿”夜尊无意识地把自己缩成一团,双手抱着双膝,微微颤抖着

“你不过是个被自己亲哥哥抛弃的废物!”

“哈哈哈,还是个被抛弃了两次的废物~”

“自己的亲哥哥为了外人竟把他封到天柱里,可笑,可笑,哈哈哈”

“这么说是不是不太好,毕竟他还是鬼王”

“呸!什么鬼王,不过是连异能都没有觉醒的废物!”

“他、他的异能不是觉醒了吗?”

“这可得问他的好哥哥了~哈哈哈”

“喂,醒醒!醒醒!”

感到身上的疼痛,夜尊猛然睁开眼睛,露出锋利的眼神

“瞪什么瞪”

一阵掌风打过,夜尊只觉一阵剧痛,身子一轻竟飞了出去,也不知打出多远,四周一片黑暗。

不知是被打的耳鸣了还是怎的,夜尊只觉得瞪字在耳边回响了好久

“这是哪”可能是被前首领打习惯了吧,或者是异能刚刚觉醒就又被封印,夜尊很快适应了眼前的情况

“这里是天柱”

“天柱?”我明明记得我掉下了悬崖

“哈哈哈,问那么多干什么啊~小废物,既然来了,就陪我们好好玩玩吧~”

“费那么多话干嘛”

突然四周出现几条锁链,锁住脖子,穿过腋下,环住细腰,套住脚踝和膝盖,将夜尊牢牢锁成大字形

夜尊挣扎了两下,便感到有一股股的电流从身体里穿过,干脆不再活动

“小废物,你说,我们要怎么玩呢~”
“emmm这身衣服太碍眼了”说着,夜尊的上身便暴露在空气中了

“怎么玩呢~是先~看看你的过往呢~”

“听听这清脆悦耳的声音,那就先来这个吧~哈哈哈”那人的声音中透着戏谑,仿佛享受着铁链因微微颤抖而发出叮当碰撞的声音

夜尊只是被束缚着,垂着头,闭着眼睛一言不发,只是不知怎的,脸色却是不正常的惨白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大家猜猜有几个人呢~

欢迎到评论区找我玩啊~

分享一件无奈的事吧
我刷完官博,心态爆炸,和闺蜜发牢骚,看截图吧,这里都是一家人,没什么不能说的,不过,这里都是我极度不理智的时候发的
结果她说,我和你的看法不一致,她也觉得男二戏多,我给她看总时间图,她依旧觉得男二戏份多
我问她为什么,她说,她的新室友给她讲了一晚上
我给她发豆瓣的截图,说,在只有TA中都没有润玉,什么润玉传,有病
她问我,润玉是谁?  呵呵
我就又和她解释了一下
然后说这段时间,在官博和弹幕上有好多骂润玉的,骂的我心力交瘁
你猜她说什么?
她说,那么多人说,肯定有问题啊
我的无奈在于
1.路人看到的第一反应和我同学应该差不多
2.她认识了一个月,面基了一天的室友竟然比我重要,让她坚定不移的相信她说的话,呵呵

我看了一下官博,说什么润玉传,于是我强烈好奇我家润玉的戏份到底有多少,所以做了一下时间测试
说一下,
1.这里是40,41集的总和
2.不管是单人的,双人的,三人的,一群人的,都算在里面了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3.不管是正脸,侧脸,背景,声音,都算上了
4.因为有时会忘记按暂停键,所以可能会有一定偏差,但不大

关于骗婚

如果有人再说润玉骗婚,就这么反驳他
如果说是水神和风神定下的婚约,所以是他们俩的长女,那么当初是天帝和天后定下的婚约,那么是不是和水风两神未出世的长女定下婚约的是旭凤?
有人说,当时已有长子,那正好,润玉并非嫡出,锦觅也并非风神所出
有人说,润玉是天后养子,那么就应该叫润玉嫡长子,而并非长子了,而剧中叫的是长子,忘记是谁了,也曾说过,润玉并非嫡子
我们有理有据,有婚书,我们不是骗婚(哼,理直气壮)